欢迎您访问名师之路网站! 今天是:    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
   首 页   品牌简介    名家寄语    活动通知    品牌项目    精彩回顾    名师风采    学员评价    名师教研    名师出版    名校扫描    课件下载   
 (1)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走的更好!--著名特级教师 华应龙 (2)学会后退也是一种重要的教学智慧!--著名特级教师 张齐华 (3)名师出自理论与实践的结合!--著名特级教师 程翔 (4)诵十万言,有诗书气;翔九千仞,作逍遥游。--著名特级教师 丁慈矿 (5)你的语言所及即你的世界所抵!--著名特级教师 刘飞耀 (6)勤于学习,勇于实践,善于反思,乐于分享。--国培计划专家 田湘军 (7)学习名师主要是为了找到自己!--著名特级教师 蒋军晶 (8)让我们一起走在大路上!--名师之路 --著名特级教师 叶建军
联系我们
网址:http://www.zwms.org    
电话:029-68576188      
手机:18629028081  康老师  
      15091760891  童老师 
邮件:mszlzwh@126.com 
光盘订购
光盘订购
 
  名师教研
张学伟:且行且思教语文
添加时间:2015/8/5  点击数:1107

且行且思教语文
——我的语文教学历程
   一、         痴书——童年记忆的亮色
    1972年年末,我出生在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小村子里。
   和很多同时代的人一样,父母给我取了一个颇有时代特色的名字——学伟。
   童年的生活也是有鲜明时代特色的。大人们上工劳动的钟声,斤斤计较的工分;每天吃的蔬菜是生产队里分的,粮食也是按人头分下来的。贫困的生活,总有一种吃不饱的感觉伴随着整个童年。记得那时,我们小孩子也要参与到生产当中去。做些看油菜之类的事情。说到乐趣吗,好像唯一的乐趣是看游街吧。在那个时代,拿公家一点东西,哪怕是几个苹果,几棒玉米,都是不可饶恕的。要拿着赃物,挂着牌子,全村游街。嘴里要忏悔自己的“罪行”。前面有人敲锣开道,后面则是我们一群围观的小朋友。真有才,不知是谁,把游街人的“罪行”编成顺口溜,好久好久,都在村里传唱。甚至,至今还留在很多人的记忆里。
   唉,那个特殊的年代。
   说到我,稍微了解我的人都知道,是个动手能力比较差的人。从小就是这样。地里农活人家都是一看就会,一干就像模像样,而我却是什么洋相都会出,就是不会干。妈妈常说,像你这样的,将来可怎么办啊。替我发愁呢。
   我唯一的爱好是——看书。
     那时候,哪有什么书看啊。于是我就到处找。很多同学都有小人书,我就拼命的讨好他们,甚至替他们做这做那,来换取借看一次图书。最让我痴迷的是有一位同学家里有好多本《三国演义》连环画,他简直就是同学们中间的大富翁啊。在他那里,我了解了三国的故事,还经常把薄纸蒙在连环画上,描关羽张飞的画像。什么书都看。谁家里有大人看的书,半懂不懂的,我也拿来看,真的有时候连吃饭都顾不上呢。我的启蒙老师姓胡,是我很尊敬的一位语文老师,民办教师多年,后来转公办了。现在过着幸福的晚年。那是她年轻,印象最深的是上课的口音与别人不同,撇洋腔,其实就是讲普通话。鼓励我们朗读,鼓励我们看书。在我的记忆里始终有这样一幅图画:夕阳下,破旧的校舍,低矮的教师办公室前,长条石凳上,几个孩子专心地读着书报杂志——《儿童时代》、《向阳花》或者《儿童文学》。那几个孩子中,就有我。不知道为什么,这么多年了,这幅图画执拗地留在我记忆深处,挥之不去。每次想起,我的心里都泛起一种温馨,还有对胡老师深深地感激。对了,今天,做了教师的我,更能体会到当时贫瘠的农村一位民办教师的坚守。
   听评书的经历相信很多同龄人都有过。一到中午,我们姐弟三个就端着饭碗,坐在窗台前听半导体收音机里评书联播。那是我们一天中最大的期盼。刘兰芳的《岳飞传》《杨家将》,单田芳的《隋唐演义》,袁阔成的《三国演义》……我都听得如醉如痴。我喜欢模仿,每次听完就到学校里学着给同学讲,边讲边演;我喜欢瞎编,就和同学们一起讨论下面可能发生的剧情。我一直觉得,听评书的经历对我的影响是巨大的。锻炼我这个农村孩子的说话和胆量,丰富了我的历史知识。而且,听着那铿锵有力绘声绘色的讲述,我们的思绪会飞扬,心情会激荡。我们在聆听,在感受,在体验,在成长。所以,至今,我仍然对评书情有独钟。喜欢听,也喜欢讲给我的学生们听。
   大概是四五年级的时候吧,我的黄金期到来了。我忽然发现,在我的周围,有一位大人物。我一个发小的爸爸,按街坊的称呼,我应该叫他哥哥。其实,比我爸爸还要大几岁的。他在城里上班,但却是我们这里人所皆知的书法家呢。【他的字画真的很好,后来经常送给来洛阳参观的友人呢】记得那是一个午后吧,我的发小突然惊喜的跑来告诉我,他发现了一个秘密。原来他爸爸藏了满满两箱子的书啊,很多都是新的!但爸爸不允许他看,当然也更不会借给别人看了。我心痒难耐,就怂恿他带我去看看。永远都难忘那种偷书的感觉——我们俩偷偷地溜进他父亲的房间,拉上窗帘,抬下箱子,找到钥匙小心地打开。外面的任何一点声响都让我们胆战心惊。啊,真的是满箱子的书啊,全都细心地包了书皮,还有他父亲苍劲有力的笔迹题写的书名。都是些什么书啊,《三国演义》《水浒传》……古典名著应有尽有啊。打开书页,还看到字里行间是他父亲密密麻麻写满的字。【现在我知道了,那是他读书的批注】浓郁的书香扑面而来,我根本无法抵挡这个诱惑啊。于是千磨万磨,求他偷偷借给我看。他答应了,但每次只能借走一本。那是怎样的心情啊,我拿起这本,放下那本,仿佛哪一本都舍不得放弃。记得最后我借走的第一本是《水浒传》的上册。这之后的日子,是我最快乐的时光了。如饥似渴的读,每天晚上都看到实在不能坚持才睡。几天换一本来啃,虽然看的不是太懂,很多字也不认识,但我依旧兴致盎然。也就是两年多时间吧,我几乎读了他父亲藏书的大部分。虽然囫囵吞枣,虽然大多都忘记了。但那种偷书看的经历我再也没有过,那种沉醉的感觉永远不能忘记。
   找书看,求书看,偷书看。书,就是这样成为我童年生活的主旋律,也是我童年记忆的亮色。
   二、         考试——求学生活的慰藉
   考试,是求学路上谁也绕不开的。
   我对考试,情有独钟。
   19789月,我还不满6周岁。因为村里的孩子实在不多,而我周围一起玩的小朋友都上学了。妈妈就把我也送到了学校。一番好说歹说,校长终于同意收下我。但因为年龄不够,只同意让我做旁听生。还记得妈妈带我到一年级的郭老师面前,我怯生生的在地上写下“yw”两个字母,算是通过了入班考试。第一学期,学校搞数学竞赛,我考了100分。当我拿着奖状回家的时候,妈妈激动得一把把我抱在怀里。事后很多年,妈妈还对我说,校长夸你呢,说怪不得人家妈妈非要孩子提前上学,还真是挺聪明啊。
   这,算是我的第一次长脸的考试吧。
   小学里,成绩也一直不错。那时候学生成绩不好必须留级,我只记得我身边的同学总是换来换去。有时还赶上了和姐姐的同学做了同学。就这样,看书,游戏,考试,糊里糊涂就上了中学。
我上的是一所普通的农村中学——石人中学,就在邻村,大概一里地的路程。不过,是土路,刮风扬尘,下雨泥泞。不必说校园里奔跑的身影了,也不必说晚自习路上晃动的电筒灯光了,留在我记忆深处的是每次令人兴奋的考试,哦,主要是考完试享受老师的赞扬和同学们羡慕嫉妒的目光吧,这大大的满足了我的虚荣心。长相一般,又没有什么特长,那么拿的出手的就只有考试了。所以,别人都是怕考试,只有我是盼考试。从初一开始,我就是年级总分的第一名。初二有一个学期,我曾经拿到过7门功课中的5门全年级第一。那时候开全校大会发奖,众目睽睽之下,我连续6次上去领奖(5门学科和总分第一名),引起全校同学一阵阵惊呼。我一下子成了全校的考试明星。那种兴奋的感觉,使我很长时间都自信满满,仰头走路呢。当然,有满足,也有压力,更有对自己的激励。
初三那年,我转到了洛阳市十二中学读书。这是一所区重点中学,教学质量是没得说的。转学考试,我语文考了110多分,可120分的数学只考了45分!我一下子泄了气。但意外的是,我依然被录取了。原来,数学是竞赛的卷子,我的成绩还是考试学生中的第二名呢。来到新的环境,投入紧张的学习,第一学期期中考试,我竟然排全年级第16名!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打击啊。我一下子懵了,好长时间都回不过神来。直到有一天,我了解到,我前面的学生都是复读生,他们都学过一年初三的。从那一天我就发誓,一定要超过他们,把第一夺回来。我是个要强的人,嘴上不说,但每天晚上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学到很晚。有时为了一个题目没想通,可以连续几天苦思冥想。也许就是因为我这种“求通”的劲头吧,很多知识搞得比较透,做起题目来也更得心应手。期末考试,我又夺得了第一名。次年,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洛阳市第一师范学校。我的成绩高出分数线45分呢。
就这样,走进了师范,这是我一生的转折点。
    三、         成长——师范生涯的挣扎
    走进师范,算是跳出了农门。那一年,姐姐去接了爸爸的班,进国营大厂做了工人。我们家算是不错,两个孩子的工作都有了着落。
   相比之下,师范里的生活少了初中学习的压力。但生活清苦,依旧是艰难的求学岁月。多年来时常问自己,三年的师范生活究竟给自己留下了什么呢?是教师的专业知识吗?是学校学到的所谓的基本功吗?还是别的什么?
   好像都不是。唯一能回答自己的就是——成长。
   三年师范,进门时我还不到14周岁,毕业时不到17周岁。但是,我长大了。
   人不经过事情是不会长大的。
   常常会想起,师范里,那些经历的人和事。
    失落。
    一进入师范,带给我的就是巨大的落差和失落。初中三年,我都是学校的明星,教师的掌上明珠啊。学生会主席,团支部书记,班长,市级三好学生,好像所有的光环都投向我一个人。然而,到了师范,一切都瞬间消失了。我一下子从干部变成了平头百姓,不,是从宠儿变成了后娘生的。当然,这只是当时我自己的感觉。没有人刻意的怎样你,或者说,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你。现在想想,当时的师范学生里群英荟萃啊,很多都是学校的尖子生考进了示范。我是一所农村学校来的,年龄又最小,还不到14岁,谁会注意到你,用你呢?没有人会知道的,“削职为民”“无官一身轻”的我有多少个夜晚辗转难眠,回忆曾经的荣光,咀嚼现实的苦涩。应该说,在此之前,我还是比较顺的,因为小学到初中里毕竟是成绩好的学生有点世面的。可是,到了师范,仿佛一切都变了。
    巨大的失落感久久的折磨着我。今天我知道了,这,就是成长。
    这样的失落还在继续。
我慢慢发现,我真的什么都不会啊。这些年我所有的自信都建立在考试上的,可是师范里更加看重的是能力啊。会打篮球也好,会打乒乓球也好,唱歌画画写字,什么都行,关键要拿的出手啊。可这些,在我这里,从来都是空白。看着别人当众展示才华,看着同学们羡慕的目光,嫉妒和自卑就像一条蛇咬噬着我的内心。我忽然发现自己竟然那么笨,什么都不会,似乎十几年都白白浪费了,白活了一样。一段时间,我的情绪都极其低落。再也没有初中时的高昂的头,也没有初入师范的兴奋。
    我在想,我就这样一直默默无闻,失落下去吗?有什么,可以让我找回自我呢?
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才可以走出彷徨,走出忧郁。
 
    这一天,不经意的来临了。那一次,是各班选拔人员参加朗诵比赛吧。不知道是谁忽然喊了一下我的名字。我吓了一跳,脸一下子涨得通红。要知道,除了小学跟着胡老师偶尔撇撇洋腔,我初中三年,以至于到了师范,我从来没讲过普通话啊。现在去朗诵,只怕嘴都张不开啊。我赶紧推辞,但架不住老师的劝说,同学们的怂恿,也许自己内心也想有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吧,我终于半推半就的答应了。
     永远难忘的是那天的比赛,我紧张极了。等待的过程中不停地咽口水来稳定自己的情绪。奇怪的是,当我第一次站在话筒前面,当我真的站在那么多人面前,当我看到班里学哥学姐们期待的目光时,我的紧张竟然一扫而光,代之而来的莫名的兴奋。
    那天,我朗诵的是一首诗:《不是》
    不是所有的男人,都不曾哭过,
只是因为哭过以后,才失去软弱。
     不是所有的眼泪,都不再滚落,
     也许它洒在心里,任狂风吞没。
不是所有的面容,都要时刻笑着,
也许笑得过多,将失去快乐。
不是所有的成熟,都意味着结果,
也许花开得过早,是个美丽的错。
不,不是所有的一切都象我们以为的那样,
     当大地向一边倾斜,而太阳并没有走过。
    当我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出口,浑厚的男中音在会场回荡,说句不夸张的话,掌声是从第一句就开始的,最后一句结束后,仿佛余音未尽,掌声还持续了好久。短短的一首诗,时而委婉,时而激昂,时而倾诉,时而呐喊。其实,我也是下意识的这样去读的。也许这就是所谓的语感吧。那一次,我才真正知道,其实声音可以传达很多东西的。声音也可以有很大魅力的。
     我就这样一下子找回了自信。
     随后,我开始担任班里的推普员,还担任学习委员(在师范的几年里,我的学习成绩在班里基本是第二名,有一个女同学实在干不过她啊)。那时候每天晚自习前有20分钟的普通话练习,我就组织大家变着花样练习普通话。有一段时间,同学们喜欢听我讲评书,我每周都准备一小段,不是很正统的,中间夹七夹八的乱讲,反正大家听得开心就行。这也成了我们班的保留节目呢。现在想想,那个时候,无意间锻炼了我的口才,也锻炼了胆量。
     到二年级的时候,我已经适应了师范生活,也找到了自己的位置。因为口才,我成为班里的节目主持人。逢有晚会什么的,我就首当其冲。年龄最小,班里的学哥学姐也都照顾我。就这样,不知不觉的度过了后面的两年时光。
     盲从,挣扎,思考。师范三年,是思想慢慢生长的时期。
     从小到大,学生生涯里,我都是班里年龄最小的。所以可以说,我是看着比我大几岁的学哥学姐们的为人处世长大的。自然,可能自己的行为也会或多或少的受到影响。
     首先,是班里男同学之间的关系处理。这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事。
     我们班里主要有两部分同学组成。按地域划分,一部分是近郊的,一部分是县区的。那时候,他们基本上都比我大三四岁的样子。本来是一个教室学习的同学,甚至是一个宿舍的兄弟,但这中间偏偏就有几个人特别不对付。勺子哪有不碰到锅沿的,于是,借一些小事他们就会搞起摩擦来。最厉害的一次,甚至准备结伙到校外打架。男孩子这个时候有许多事情是不会告诉老师和家长的,所以直到现在,我们的老师可能都还不知道这当年剑拔弩张的一幕。我是班里最小的,又是乐天派。平时和他们关系都不错,他们也比较照顾我。可不幸的是,我们合伙吃饭的哥们中有几个个性也比较强,和县区的同学针锋相对,闹得很僵。于是,我也就不自觉的被划入了近郊阵营。那些日子,担心极了,看着他们之间酝酿着的火药味,真怕哪天会爆发出来。倒不是怕自己挨打,只是怕事情弄大了,学校会处分,甚至开除啊。大约有将近一年的时间里,这种担心都如影随形的跟着我,挥之不去。
     有时候,我会坐在学校南边无人的地方,静静地想很久。其实,这些同学中,县区的和近郊的中间,有很多都是私下的好朋友,很对脾气的。比如我,非常佩服县区同学中篮球打得棒的尚玉刚,书法写得好的智福祥,才华横溢的韦会强,爱下象棋的王治平我们几乎每天都要杀上几盘。这么好的兄弟,可是一搭上地域划分,就好像有了芥蒂。这是为什么?是什么力量是谁让大家成了今天这个样子呢?我无法回答,也捉摸不透。
      地域结伙,其实在我们这个国度是那样普遍。或许人人都有不安全的心理吧,又或者其实那时的我们还没有自己的主见,喜欢热血上头,喜欢盲从吧。我不知道。
      事情终于在师范的最后一年有了转机,但谁也没想到,竟是以这样的方式转机。
      那是一个中午,不知打怎么回事,我班一个同学(近郊的)排队打饭时和厨房的伙师发生了冲突。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吧,他和伙师竟然隔着窗子动起手来。手无寸铁的同学被伙师拿着长勺子敲了一下。这下,场面一下子失控了。我们班的男同学一下子涌进了伙房,开始了一场混战。学生人多,自然占了上风。场面乱极了,我也自然卷入其中。最后,在老师的干预下,学生及时撤出了伙房。事件以一位受伤伙师挥刀怒骂,后勤老师死死抱住他而结束。这在我们三年的师范生活中算是一件大事儿了,因为最后派出所的民警也赶到学校,询问了情况,还做出了处理。值得一提的是,那一天,就在发生冲突的一刹那,我们班县区的同学竟然“不计前嫌”,也加入了“战斗”。大家“并肩战斗”的经历让以前的不愉快一下子烟消云散。男人间的摩擦和矛盾竟是以这样方式彻底解决了。
      有时候,回想起来,或许我们每个人还都应该感谢这次和伙师的冲突呢。多年后大家有一次去看望班主任,席间把酒言欢。我脑海中想起来一句话:渡尽劫波兄弟在,相逢一笑泯恩仇。
      就这样,在盲从、挣扎中,我们渐渐地成长。
 
      说说我的语文老师吧。
      要说对自己的影响,还是小学时鼓励我读书朗诵,上课讲到动情处会掉眼泪的胡老师让我难忘,初中时英俊潇洒,粉笔字大开大合的的王老师至今让我敬仰。进入师范,语文反而变得那么枯燥乏味,教师好像永远在自说自话,学生始终是懵懵懂懂。很美的文字,好像品不出什么味道来,变得毫无美感。倒是邻班的一位王灿老师临时代我们班的一节课,让我至今难忘。记得那天学的是苏轼的《赤壁怀古》吧。王老师没有多讲,他说,我虽然普通话不标准,但我想读给大家听,唐诗宋词都是要吟诵的,我努力读出点味道来。开始读了——“大江——东去——”,我们一下子笑成了一团。谁会想到,他会把抑扬顿挫处理的这样夸张,又这么有韵味。读到“遥想公瑾当年,小乔初嫁了”时,王老师甚至做出忸怩的姿态说,听说,那小乔,比西施还美几分呢!教室里一下子炸了窝。
    这是一次别开生面的语文课,这是一节让我们至今难忘的语文课。可以说,这节课也影响了我今后的语文课堂。在此,向已故的王灿老师致意。
很久以来,我都在想,为什么我们的语文课堂索然无味?为什么学生跟我们学了几年语文,却对这门学科毫无兴趣,对老师视若路人?我们做教师,做语文教师,究竟要教给学生什么,要给他们留下什么?
我还在想,语文教学,或许讲并不是最好的办法啊,也许读,却是个不错的方式呢。
     这些困惑伴随我很多年,也促使我时时去思考,去尝试。
     无论如何,感谢我三年的师范生活,它使我慢慢开始成长,开始思考。   

 
  打印此页】 【顶部】【关闭  

网站首页   |   光盘订购   |   网上报名   |   关于我们   |   联系我们  

QQ群:547847366(语文)   474277646(数学)   15702613(英语)

E-Mail:zwmsjyw@126.com

名师之路  版权所有   京ICP备1300280号